【MK】遺忘的真實

帶著青嵐到森林與櫻會合,稍微休息之後和兩魔(?)道別並離開森林,接著亞德與天焱來到了位於北方的法姆納雪山。


「天氣怎麼這麼爛!」越來越強的風雪讓天焱幾乎要咆哮起來,原本寬闊的視野也逐漸被縮到短短的幾公尺。

整片銀白的雪地與天上降下的雪幕連成一線,連本來就生於雪國的亞德也完全摸不清方向;也許是太久沒有回到冰雪的擁抱中,身體狀況一直都不錯的亞德甚至患上了重感冒。

這種窘境持續不到三天便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打破。

「好像有……什麼聲音……」虛弱的氣音從亞德嘴裡發出,直覺告訴他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嗯?」天焱疑惑地看向發出聲音的山壁,接著一臉驚恐的扛起亞德往前衝。

還來不及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猛烈的地鳴聲已經貼到背後,一股強勁的衝力將兩人往前推,最後將兩人埋沒。







-----

「我還……活著嗎……?」

輕輕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土黃色的山壁,還可以看到深綠的苔蘚長在上面……對了,剛才突然就發生雪崩,我跟焱被沖散然後……掉到地底洞窟?焱該不會還在外面吧?

想到這邊莫名的覺得有些心慌,我掙扎著爬起來,結果又因側胸的劇痛而躺了回去。

「該死,肋骨不會斷了吧……」

我低下頭查看腰間的封咒還好好的綑在上頭,於是拆起來用力綁住上半身。說真的平時那麼長要捆在身上還蠻麻煩的,現在反而變的頗好用。

處理完畢之後,我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將周圍的環境掃視了一番。
青苔、泥土、嫩芽……還有鳥叫聲是怎麼回事!這春意盎然的感覺完全不像是在雪山,反倒像是在森林……森林!?

我從雪山被沖到森林來?

幾乎不可能的想法只在腦中閃現了一瞬間,我搖搖頭將奇怪的想法甩去,不會高燒把我的頭燒壞了吧……

『這裡就是森林喔~』

『是森林~是森林~』

稚嫩的聲音在洞穴裡無限回音,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從哪裡發出來的,但就聲音的高低來看,應該至少兩個人……等等,他們剛剛說……

「這裡是森林?」

等了一陣子,對方完全沒有回應我,大概是哪個頑皮的魔物跑出來鬧一下又跑走了吧?

才剛這麼想就感受到後方有奇怪的氣息,我還未回頭對方就出了聲:「對喔是森林~你拋棄紅色的由亞米,自己一個人獲救喔~」

「我才沒有拋棄焱。」

不知道為什麼怒火莫名的被勾了上來,雖然我極力的壓抑,但顫抖的話音卻完全透露出我的憤怒。

『為什麼生氣?這不是事實嗎?』

『你不是也曾經拋棄族人的尊嚴,幫那個奇怪的組織到處做事嗎?』

「我才沒有……」

那是被強迫的,我根本不想那樣……

『你忘記了嗎?那時候你似乎過的挺愉快的喔,亞德‧克拉斯。』

「我……」

『對了,你是自願的喔。』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劇痛馬上襲向腦袋,封咒似乎纏的更緊了。我確實不太記得被焱救出來前的事情……我之前到底是……

劇烈的頭痛使得我無法繼續思考,眼前的畫面開始變得模糊不清,土黃色的山壁好像變成白色的……



身體好重。




-----




「喂!你們怎麼把我主人玩成這樣!」

一進洞穴就看到亞德被兩個小王八蛋虐暈,天焱的殺意馬上到達頂點,手上冒出黑炎準備衝過去海扁他們,結果被後頭的魔物拉住,黑炎還差點就往自己臉上蓋。

「幹什麼啦!」天焱氣到頭上都冒起煙霧了。

「他們不乖,給彩彩打。」全身佈滿白色長毛的巨獸以魔物的語言說著,說完往旁一站,讓兩隻白色的蝙蝠型魔物看到後頭哼著氣的黑鹿。

『哇啊啊啊啊啊--!是彩姊!』『對對對對對對對不起--!』

兩隻蝙蝠魔物跪下來瘋狂的道歉,比較小隻金色眼睛的那個還哭了。

「雖然你們拉斯比都是這樣生存的,可是不能這樣對病人喔?」

被稱作彩的黑鹿說完,用角驅使暴風將兩隻拉斯比吹的東倒西歪,「尼爾、伊爾,下次再鬧病人就不是這種程度了喔?」

兩隻小東西趕忙點點頭,非常害怕又會有下一波攻擊來襲。

「尼爾乖乖不要哭,百百等一下找果子給你吃喔,伊爾也有。」

『哇--百百最好了!』『耶~』

巨獸用短短的手撫摸兩隻拉斯比的頭,便往外跑了出去。

「好了,接下來由我來送主人去城鎮治療就可以了。」

天焱往亞德的方向走去,彩華麗的跳了過去直接橫在兩人中間站著不走。

「主人的傷勢很重必須馬上治療,你在幹什麼?」天焱不耐煩的詢問,雖然他很感謝他們救了亞德,可是也沒有感謝到容許他們虐主人啊!

「那兩隻,」彩看向兩隻玩樂的拉斯比,「帶著旅行讓他們增廣見聞。」語畢,彩用相當認真的表情看著天焱。

「……蛤?你要我們帶著兩個小鬼頭去旅行?」

「對,這是救他的條件。」

「咳噗……!」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天焱完全沒想過這種先救人再提條件的,他清了清喉嚨說:「為什麼是主人?」外面那麼多旅人在趴趴造,到底為什麼偏偏要挑他們啊!

「我知道芬格爾族有奇怪的召喚契約,我們全部都簽,那就隨時都可以見。」

「你知不知道那個召喚很耗費體力啊!」他快受不了這種奇怪的傢伙了,乾脆帶著主人逃跑比較快啦!

彩也不是省油的燈,發現天焱的意圖後馬上開口:「我,速度比你快好幾倍。」

「那我就在這裡把你……」

「就簽吧。」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剛被虐暈的人突然開口,害天焱心臟漏跳了好幾拍。

「主人!你什麼時候醒的!」

「呃……就在你們剛提救人條件的時候……」亞德搔搔頭,準備爬起來的時候又痛到躺下去,「該死,肋骨該不會斷了吧……這個怎麼纏在這邊?我又發狂了嗎?」亞德將捆在自己上半身的封咒纏回腰間,疑惑的看著天焱。

彩張口欲要說些什麼時,天焱阻止了他並回答亞德:「嗯,不過只有一下子而已,沒有釀成災害。」

「是嗎,那就好。」忍住疼痛爬了起來,亞德又接著說:「那麼等白色的回來一起簽契約,弄完再去治療。」

「好。」



--洞穴外。



「你剛才說謊,為什麼?」提起剛才的情況,彩又更進一步的詢問:「那個封咒根本是封印記憶的吧?」

沒有馬上回應,天焱低下頭沉思了一小段時間。

「那個真實太沉重了,」天焱仍然維持低頭的模樣,聲音壓的非常低,「我不想再次失去主人。」所以那樣的謊言是必須的,即使是得對主人撒謊。

「他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到那時候你承受的桶苦可不會比他輕。」彩輕輕地說著,說到底天焱其實也只是個孩子,卻要獨自承受這些事情,這是多麼痛苦的煎熬。

「沒關係,」天焱站起身,抬頭望向從樹葉的縫隙滲出的銀白月光。

「因為我可是主人的守護者啊。」

淡淡的月光下,他笑了。
什麼是銀銀

黑銀

Author:黑銀
企劃雜BLOG

吐槽第一線
熱心的反駁團隊
分類速查
幾位訓練師來過
黑銀分噗
請務必輸入銀銀
銀銀的夥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