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火山的冒失鬼

為了製作讓櫻的傷勢更快恢復的高級傷藥,亞德和天焱從森林出發,前往了位於南方的芙烈姆火山。

「哈啊~好久沒回來啦~」天焱伸展身體,長時間的旅行說真的有些疲累,回到自己的故鄉讓他放鬆了不少。步伐開始變得輕快,甚至跟上節奏哼起了不知名旋律的歌曲。

看著天焱難得那麼開心,亞德漾起淡淡的笑容,開始在附近認真的搜索需要的素材。

「亞德,附近有什麼東西在。」寄宿在亞德魔力裏的黑嚕傳音道,接著他冒出亞德的身體,壓低聲音並用眼神示意後方的大石頭,「不是人類,好像是盯著天焱來的。」

「盯著焱?」

「嗯,可能是認為地盤被佔據的魔物,要打倒他嗎?」

「……不,先觀察看看。」

語畢,亞德恢復剛才尋找藥材的動作,就像完全沒發覺有東西在尾隨一樣;而天焱還在哼著他的歌,按著節奏左翻右翻的進行著低效率的尋找動作。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一人一魔仍然進行著尋找的工作。後方的跟蹤者顯然已經耐不住性子了,躲藏技巧大大降分,走路會發出較大的聲響,連兔子般的長耳露出遮蔽物都開始懶得遮掩。

「什麼東西在那邊嗎!」總算注意到後方不對勁的天焱大吼,隨即爪上冒出黑火,一副準備幹架的樣子。

被發現的跟蹤者也毫不猶豫的跳出來,手中拿著的燈籠指向天焱,頗有架式的大喊著:「來決鬥吧!紅色的由亞米族!」

「……」

出乎意料的發展,亞德臉上似乎出現了三條線。

「為什麼?」天焱散掉手上的黑火,拍開近到幾乎快戳到他鼻子的燈籠,完全不能理解這個拿著燈籠的兔耳魔物到底為什麼要指名他來進行決鬥。

「很多人都說紅色的由亞米很強,我要打敗你來證明我們火燈兔才是最強的!」像要宣洩自己的的怒火,名為火燈兔的魔物開始甩起他的燈籠,藍色的火花漫天飛舞。

亞德運起自己體內的魔力,浮出體表的魔力變成一面漆黑的防禦壁,輕鬆的擋下噴過來的火花;而本身就不怕火焰的天焱,則任由火花噴到身上,藍焰無法在防火的體毛上燃燒,最後無聲地消逝。

「火燈兔的火焰不是都紅色的嗎?那隻怎麼是藍色?」出現了和記憶中不同的種類,藏於黑色魔力中的黑嚕又冒出來,想看清楚眼前的火燈兔的火焰為何會與眾不同。

「也許只是顏色的差別吧,我們還有東西要找,別浪費時間。」

比起火燈兔,亞德認為更重要的是讓櫻快點恢復,他不能再讓任何魔物因為人類的私慾而遭遇不幸了,就像他的族群一樣。

即使各方面幾乎與人類無異,只要有一絲魔物的血統,永遠都會淪為人類利慾薰心的受害者。

甩甩頭不讓自己繼續想下去,亞德散去了剛才構築出的黑盾轉身就走,完全沒有打算要繼續理會火燈兔。

「主、主人!等我一下!」發現亞德不想耗下去,天焱直接無視還在轉燈籠的火燈兔,緊緊的跟上亞德的腳步。

「喂!不要無視我啊!」

被丟下的火燈兔氣沖沖的追上天焱,接著被天焱華麗的迴旋踢踢飛。

「要不要那麼狠啊……居然踢臉……」結實挨下了一記猛擊,火燈兔齜牙咧嘴的捂著臉蹲在原地。

好像真的蠻痛的,連說話都帶哭腔了。亞德在心裡暗想。

天焱叉著腰,痞痞的站在火燈兔的面前說道:「哼,這樣就不行了,還提決鬥?」

「好了好了,」亞德無奈的走回來,拍拍天焱道:「反正我們漫無目的的找也找不到,不如拜託他幫忙吧。」

「拜託那個囂張的死兔子?!」天焱簡直快抓狂了,明明他也是住在這裡的原生魔物!憑什麼讓那個奇怪的火兔子去幫忙!

聽出天焱的不甘願,亞德接著說下去:「你離開這裡也一段時間了,忘記東西會在哪裡也很正常,我們剛剛也找不到不是嗎?那麼一直住在這裡的他就是最佳人選啦。」

「笑話!我才不要幫弱小的人類!」

「那我打贏你就沒話說了?」

「我不跟弱小的生物打架!」

「主人!我來就……」不等天焱把話說完,亞德又繼續說下去:「還是你退縮了?怕打輸我?」

「……來就來!鬼才怕你!」不過是個人類,他堂堂火燈兔才不怕!

「那焱你當裁判,黑你躲起來看戲就好,不用借我魔力。」亞德舒展全身的筋骨,一副準備大幹一場的樣子。

天焱委屈的爬上附近的大石頭,擔起裁判的工作,「那麼預備……開始!」

話音才落下,火燈兔馬上就開始旋轉燈籠,鈀火花甩的到處都是;而亞德全身則是籠罩了一層淺淺的黑色魔力,最後慢慢集中到雙手上,變成像是龍爪的形狀。

「我要上了。」



--3分鐘過後。


「老大!請讓我一輩子跟隨您!」

火燈兔展露出與方才完全不同的態度,差點讓天焱咳出血。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趕時間,主人剛才居然火力全開,直接用火力最強的招式去了結戰鬥。想當然爾,小瞧主人的火燈兔就這樣被轟飛到遠處,動彈不得的火燈兔在主人拿出治療藥劑使用後馬上恢復精神,結果一恢復就是這副德性。

「咳……你先幫我們找……這個……」亞德不停喘著氣,從褲子的口袋翻出一張紙條遞給火燈兔。

看了亞德給的清單,火燈兔豪爽的答應,馬上跑去張羅清單上的藥材。

火燈兔的背影越來越遠,亞德終於支撐不住的跪了下來。以人類的身體沒辦法支撐繼承下來的龍之魔力,每次使用後都會非常疲累。即使如此,為了趕時間他還是用了下去。

「主人,不要緊吧?」天焱擔心的詢問,他不是不能理解主人為什麼要那麼大費周章的去爭取時間,但是剛才的打鬥明明只要他上就可以了……

「沒事,只是有點嘔為什麼先祖芬格爾不乾脆讓我們當個完全的魔物,」亞德紊亂的呼吸逐漸變的平穩下來,「明明是自己的魔力,可是自己的身體卻支撐不住,這點蠻悲哀的。」乾脆枕著手躺了下來,亞德不再開口。

天焱沒有將話題接續下去,僅是靜靜地坐在旁邊陪伴亞德。

過沒多久,火燈兔蹦蹦跳跳的跑回來,手裡抱著一堆採回來的不知名赤色植物。

「你看~都摘回來了喔!」火燈兔得意洋洋的說著,眼神時不時的偷瞄天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能力一樣,讓天焱看的很不是滋味。

亞德接過植物,和清單上的條目核對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真是謝謝你了,那麼我們就可以回去森林了。」亞德拍拍塵土站起來,向火燈兔道謝以後準備離開。

火燈兔見狀,趕忙拉住亞德的褲管道:「等一下!老大老大,我也要跟你們去旅行!」

「咦?」「欸--?」亞德和天焱同時驚恐,完全沒想到火燈兔會提出這個要求。

「人數太多,旅行會很不方便呢……」亞德皺起眉頭,思考起其他的方法,「還是你要訂召喚契約?」

「召喚契約?」火燈兔歪著頭,似乎完全不知道亞德說的是什麼。

「就是我們訂契約,你可以在別的地方做任何事情,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利用這個契約召喚你過來我身邊。」

「好!」火燈兔毫不猶豫地答應,接著又說:「可是我還是想跟你們去森林,我沒有離開過火山,想看看外面。」

「短暫的旅程應該是沒問題,那就開始訂定契約了。」語畢,亞德又喚出了黑色的魔力,魔力在亞德與火燈兔的腳下畫出一個大型的魔法陣。

「你的名字是?」

「青嵐。」

知道火燈兔的名字之後,亞德開始唸出一連串不知名的語言,而魔法陣開始順時針旋轉。

「那麼,將一滴血滴到魔法陣上面。」說完後兩人都將手指咬破,血幾乎是同時滴上了魔法陣,接著魔法陣突然變成一縷黑煙,迅速的鑽入亞德和青藍的體內。

「這樣就好了,」亞德確認了體內的連結感之後,簡易的將青嵐和自己的傷口包紮了下,「趕快啟程吧,再拖下去就要在火山露宿了喔。」

「快點快點!」青嵐興奮的衝到前方,揮著手催促亞德和天焱動作迅速點,然後又繼續往前衝了。

「又是個麻煩鬼啊……」天焱看起來很失望,他以為可以一直和主人兩個人旅行,不算那個躲起來的傢伙的話。

「沒關係啦,偶爾熱鬧一下也無妨不是嗎?」

「好吧,主人高興我就高興囉~」

「真是的。」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什麼是銀銀

黑銀

Author:黑銀
企劃雜BLOG

吐槽第一線
熱心的反駁團隊
分類速查
幾位訓練師來過
黑銀分噗
請務必輸入銀銀
銀銀的夥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