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N】破碎的真相

烏天如同往常來到酒館,想找些工作賺點錢,即使已經有了新的家,他還是認為應該自己賺錢購買需要的東西。結果就這樣待到了晚上,還是沒有找到能夠勝任的工作。

「還是先回去一趟吧。」抱著先回家的想法離開酒館,才踏出第一步就被不遠處的嘈雜聲給吸引。

「媽的,又槓!」

只見憤怒的男子一邊將酒瓶砸碎,嘴裡還拼命爆粗口,整個寧靜的夜晚都被如此粗暴的扯碎。

接著男子突然一個轉頭,和盯著他看的烏天四目相交。

「死小鬼、看什麼……」爆到一半的粗口就這樣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男子快速逼近烏天,然後猛地伸出手掐著他的下巴像是要將整個臉看清楚一樣。「金眼碧瞳、還有黑色的翅膀……烏天?」濃厚的酒氣噴在烏天臉上,臭的讓他想別過頭,但對方突然喊出他的名字讓他震驚的回看。

「你是……」

「還記得我嗎?爸爸啊,我是爸爸!以前不是都這樣子摸頭的嗎?」男子激動地抱住整個被嚇呆的烏天並摸摸他的頭,試圖讓烏天想起以前的往事。

大手的撫摸、溫暖的懷抱、還有這熟悉的聲音,確實是在自己6歲時候離開的爸爸。他忍住幾乎要爆發出來的情緒,輕輕的回抱,並開口說出他以前一直想問的事情:「為什麼、當初要離開……?」聲音如此地顫抖。

「我沒想到你媽有那種病啊,再繼續待下去不是很危險嗎?」男子繼續說,「我本來想帶你一起走的,只是那女人拼命護著你,明明維持自我的時間沒多長了。」

爸爸是這樣看待媽媽的嗎……?烏天心裡有些混亂,但還是努力忍了下來。

「吶,好不容易能夠帶你回去了,跟我走吧?」男子伸出手,臉上露出慈祥的微笑,但此舉卻讓烏天感到不寒而栗。他掙脫男子的雙手,後退了好幾步,「你難道沒有愛過媽媽嗎?」說出口的聲音幾乎沙啞。

「當然,那對黑的漂亮的雙翼、彷如墨汁浸染的美麗長髮,鳥型末日在黑市可以賣個好價錢呢,我當然愛啦。」一反剛才溫柔的聲線,像是在說某樣物品一樣的冷漠語氣仍未停止,「如果能再生個漂亮的小鬼,好好調教好,這樣根本賺翻了啊。」

「吶,我啊,現在正缺錢呢,」男子嘴角浮現笑意,帶著不詳的氣息步步逼近烏天。「所以就乖乖跟我回去吧,我會找個不錯的買家的。」語畢,男子快速貼近,將手上握著的東西結實的壓在烏天的腹部。

烏天只覺身體一重,渾身無力地倒向對方懷中,「混血真是幫大忙了,用這個不會直接死掉呢。」男子哈哈大笑,將手中握著的刺兒草收起,扛起烏天準備離去。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所以爸爸一開始接近媽媽根本就只是為了錢嗎?媽媽最後一次維持著自我的時候也總是掛心著爸爸,自己也花了十年的時間試圖能再見到他……這一切,只是場騙局嗎?

強烈且狂暴的意識驅使烏天動起身,幾乎失去理性的烏天利爪狂揮,將男子的頸動脈硬生生撕裂,也在對方身上畫下了多處深可見骨的傷口。在身上濺滿鮮血的同時,眼淚也在不停的掉。

將氣絕的男子隨意的扔下,他張開雙翅直飛森林深處。


好痛、真的好痛……胸口的感覺……
懊悔、悲傷、亦或是絕望?已經搞不清楚了……再也……


=========




「唉,找到啦,躲的也真夠深啊~」有些輕浮的聲音在深夜的森林中響起,聲音的主人有著一頭雜亂的紅色鳥巢頭、後面還綁著長長的辮子,身高趨近175,看起來精壯的青年。

看著面前倒地不起、幾乎全身沾滿鮮血的黑髮男孩,青年深深嘆了口氣,撿起男孩身旁的藥罐子,「笨小孩,把這個當作救贖嗎?」盯著罐子內僅剩的幾顆藥丸,青年無奈地搖頭,「雖然有抑制病情還有些微鎮定劑的效果,但吃多了效果也不會倍增啊,只會讓你早點死掉而已。」背起男孩,青年邊走邊碎碎念,「啊~啊~超麻煩的啦,我幹麻答應他老媽這種事情啊~」




=========


意識朦朧,像是不斷的沉入水中一樣,身體重的不想動,


「喂、醒來啊笨蛋。」

「還在睡什麼?你家熊先生在等你回家啊!」



……誰的聲音?


「欸你也跟著喊啦,說不定他會突然醒來喔~」

「……天。」

「大聲點啦!」

「烏……天……」

「烏天……」



啊啊,這個聲音,有些熟悉的、溫暖的……
卻又不願想起,好想就這樣沉下去,什麼都不要理就好了……


「欸你要跑去哪、呼喚他還要靠你耶~慢著,那條魚是怎麼回事啊?」

「烏天……魚……喜歡……」

「這樣最好是行得通啦~吼唷~~~」



這個味道是……魚?
那麼那個聲音是、庫魯……?
……我如果就這樣沉下去,他是不是也會很難過?
那我不能在這邊……必須回去……
無論如何……都必須回去……


=========



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那張令人印象深刻、凶惡的臉,和平常不同的是上面掛滿了滿滿的憂心。

「醒來……好……」

那完全沒變的笨拙的說話方式,大而溫暖的手輕輕撫上烏天的頭。簡單的言語、簡單的肢體語言,卻將一直以來平靜的心掀起了波瀾,那麼溫柔、祥和、且真心地……

烏天虛弱的抱住那大大的手,第一次哭了出來,哭的如此悲傷、痛苦,像要宣洩多年來一直壓抑的情緒。「我遇到我真正的爸爸……我一直以為他出去工作就不見了……可是都是騙人的……」哭的稀哩嘩啦、連言語也變的破碎不堪,「所以我殺死他……我沒有爸爸了……真的沒有爸爸了……」

沒有任何責備,庫魯僅僅是抬起另一隻手,輕揉烏天的頭髮,接著指著自己,「爸……庫魯……」接著用手輕輕擦拭烏天的淚水,就像真正的父親一樣。對方沒有回應,但他發現烏天抱著的力道又增強了,完全不肯放開,最初的爆哭也逐漸變成低泣。

「好啦好啦打擾你們父子時光~」在旁邊站很久的青年終於找到說話的機會,馬上跳出來參一腳,「那個啊,爸爸先生,首先是關於小鬼的事情。」他從口袋拿出烏天總是帶在身邊的藥瓶,「這個藥一個月只能吃一次,結果他把這個當成零食在吃啊,要好好看好捏~當然沒什麼情緒的真正原因也不是因為藥,而是這邊的病喔。」青年拍拍自己的胸口,好讓庫魯能夠明白,而後者也點點頭表示已經理解。

「好啦就這樣~那我就先走啦~」青年沒留下名字,瀟灑的轉身離去,一下子就不見人影,獨留烏天和庫魯安靜的待在屋裡。

「結果……他到底是誰啊……」

被留下的兩人互看,最後一致得出的結論。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什麼是銀銀

黑銀

Author:黑銀
企劃雜BLOG

吐槽第一線
熱心的反駁團隊
分類速查
幾位訓練師來過
黑銀分噗
請務必輸入銀銀
銀銀的夥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