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HM】細語

如果當時可以早點明白

     是否就不會發生那件事情了呢?



彷彿要將全身凍結一樣,無法形容的冰冷與刺痛在心中擴散,
思緒變得極度混亂、無法思考任何事情。

再這樣下去會消失的。

有個聲音如此輕聲告訴他。

然後,他開始沉睡。

--永遠地。


********


「唔……」

有些艱困的睜開眼睛,馬上又被刺眼的陽光逼得閉上。

「你醒了嗎?」陌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接著是緩慢靠近的腳步聲、然後停下。感覺到陽光似乎變得沒有那麼強烈了,他再度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隻阿勃梭魯。

「看來是醒了呢,太好了。」阿勃梭魯露出放心的微笑,用前爪將他頭上覆蓋著的冰涼物體取下,再重新放上新的。

……海草?

不太理解為甚麼會把這種東西放在他頭上,才起身想看看是怎麼回事,卻發現身體重得跟甚麼一樣又倒了回去。

「啊不行,你的燒還沒退,要再過陣子燒退了才可以動喔。」阿勃梭魯有些緊張的小力壓著他,怕他又像剛才一樣突然起身,直到他沒有繼續動的意思才放鬆,然後再把歪掉的海草蓋回去。

用海草退燒是哪裡來的嶄新方法啊……話說阿勃梭魯為什麼會說話?這邊又是哪裡?

「……。」一邊在心裡吐槽一邊打算開口詢問,嘴巴是開了,聲音卻沒出來半點,只好尷尬的盯著阿勃梭魯看。對方輕輕的用前爪拍了拍他的頭,像是在告訴他沒關係,等恢復了再開口吧。

之後對方都沒有說話,好像在忙著弄甚麼的樣子。無法動彈的他只能聽著海浪拍打的聲音還有看著天空發呆。

好悠哉啊……說來自己是甚麼時候跑到這種地方來的?記得在那時候……好像發生了甚麼很不好的事情,發燒讓腦袋暈沉沉地難以思考,他決定先看看那隻阿勃梭魯在做甚麼。

只見對方很認真的把各種果實、葉子往小小的碗裡丟,然後搗碎、放東西、搗碎……不斷重複直到碗內的糊狀物幾乎要滿出來才停止。

「這是很有效的退燒藥喔~來、啊--」

啊個頭!他又不是小孩子,只是生病站時沒力氣而已……呃、好像還真的沒辦法自己端著吃的樣子,勉為其難讓他餵好了。有些自暴自棄得讓對方餵完藥,他又開始端詳起對方。

身體側邊的包包看起來手藝挺精巧的……用瀏海還是毛皮蓋住左眼是看不見嗎?有些好奇的試著從髮絲(?)縫隙中看出遮住的原因,但因為遮得很嚴密所以看不到,他有些失望的嘆了氣。

「怎麼了嗎?」

對方疑惑的低下頭,遮住的瀏海因此拉開和眼睛的距離,於是他抬起頭,與阿勃梭魯四目相交。映入眼中的是非常美麗的橄欖綠。

像是想起甚麼似的,他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接著如同斷線的傀儡般毫無預警的倒了下去。



在徹底失去意識前,他聽見了細語的聲音。


為了……不要消失……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什麼是銀銀

黑銀

Author:黑銀
企劃雜BLOG

吐槽第一線
熱心的反駁團隊
分類速查
幾位訓練師來過
黑銀分噗
請務必輸入銀銀
銀銀的夥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