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HM】細語

如果當時可以早點明白

     是否就不會發生那件事情了呢?



彷彿要將全身凍結一樣,無法形容的冰冷與刺痛在心中擴散,
思緒變得極度混亂、無法思考任何事情。

再這樣下去會消失的。

有個聲音如此輕聲告訴他。

然後,他開始沉睡。

--永遠地。


********


「唔……」

有些艱困的睜開眼睛,馬上又被刺眼的陽光逼得閉上。

「你醒了嗎?」陌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接著是緩慢靠近的腳步聲、然後停下。感覺到陽光似乎變得沒有那麼強烈了,他再度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隻阿勃梭魯。

「看來是醒了呢,太好了。」阿勃梭魯露出放心的微笑,用前爪將他頭上覆蓋著的冰涼物體取下,再重新放上新的。

……海草?

不太理解為甚麼會把這種東西放在他頭上,才起身想看看是怎麼回事,卻發現身體重得跟甚麼一樣又倒了回去。

「啊不行,你的燒還沒退,要再過陣子燒退了才可以動喔。」阿勃梭魯有些緊張的小力壓著他,怕他又像剛才一樣突然起身,直到他沒有繼續動的意思才放鬆,然後再把歪掉的海草蓋回去。

用海草退燒是哪裡來的嶄新方法啊……話說阿勃梭魯為什麼會說話?這邊又是哪裡?

「……。」一邊在心裡吐槽一邊打算開口詢問,嘴巴是開了,聲音卻沒出來半點,只好尷尬的盯著阿勃梭魯看。對方輕輕的用前爪拍了拍他的頭,像是在告訴他沒關係,等恢復了再開口吧。

之後對方都沒有說話,好像在忙著弄甚麼的樣子。無法動彈的他只能聽著海浪拍打的聲音還有看著天空發呆。

好悠哉啊……說來自己是甚麼時候跑到這種地方來的?記得在那時候……好像發生了甚麼很不好的事情,發燒讓腦袋暈沉沉地難以思考,他決定先看看那隻阿勃梭魯在做甚麼。

只見對方很認真的把各種果實、葉子往小小的碗裡丟,然後搗碎、放東西、搗碎……不斷重複直到碗內的糊狀物幾乎要滿出來才停止。

「這是很有效的退燒藥喔~來、啊--」

啊個頭!他又不是小孩子,只是生病站時沒力氣而已……呃、好像還真的沒辦法自己端著吃的樣子,勉為其難讓他餵好了。有些自暴自棄得讓對方餵完藥,他又開始端詳起對方。

身體側邊的包包看起來手藝挺精巧的……用瀏海還是毛皮蓋住左眼是看不見嗎?有些好奇的試著從髮絲(?)縫隙中看出遮住的原因,但因為遮得很嚴密所以看不到,他有些失望的嘆了氣。

「怎麼了嗎?」

對方疑惑的低下頭,遮住的瀏海因此拉開和眼睛的距離,於是他抬起頭,與阿勃梭魯四目相交。映入眼中的是非常美麗的橄欖綠。

像是想起甚麼似的,他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接著如同斷線的傀儡般毫無預警的倒了下去。



在徹底失去意識前,他聽見了細語的聲音。


為了……不要消失……

【PKHM】好友清單 (8/5凌晨)

※以下圖片BY.又見(?)


【傘電蜥】雷子行

[ 初次相識 / 噗浪 ]
「耳朵打開的時候很有趣、好像很在意自己的爺爺。」





【利歐路】黑曜

[ 初次相識 / 噗浪 ]
「有個可以幫我綁頭毛(?)的朋友真是太棒啦!」





【利歐路】海瑟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眼睛的傷口讓人有點在意、希望可以趕快好起來。」





【卡蒂狗】夏海

[ 初次相識 / 噗浪 ]
「感覺軟綿綿的,超可愛的啊啊啊啊!」(吶喊)





【泳氣鼬】古洛川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第一次看到溺水的泳氣鼬、練習走路的樣子很好玩。」





【月石】黑曜石

[ 初次相識 / 噗浪 ]
「一定要阻止他想用念力把我丟上天的野心,必須快點進化!」
「不過仔細看的話眼睛蠻漂亮的。」(偷偷說)





【由基拉】洛克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真不愧是協調訓練師啊、連應該要搔哪邊很舒服都知道呢。」
「可惜他好像不太好意思亂摸、來研究看看要怎麼引誘他來幫我抓抓好了。」





【伊布】珞櫻

[ 初次相識 / 噗浪 ]
「懂得事情很多,超厲害的感覺!」





【勾魂眼】默啞

[ 初次相識 / 噗浪 ]
「跟名字一樣話很少的人、不過感覺超酷的!」





【傲骨燕】伊斯特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第一次看到傲骨燕在地上跑感覺很新奇、不過聽說是不敢飛的樣子。」
「找機會把他弄到天上看看會發生甚麼事情好了。」(愉悅的樣子)





【鬼斯】優

[ 初次相識 / 噗浪 ]
「快被吹走的時候會變得跟上圖一樣,超好笑。」
「以後學些甚麼強勁到帶有風壓的技能來吹他看看一定很好玩。」(瘋狂搖尾巴)





【小火龍】紅葉

[ 初次相識 / 噗浪 ]
「超有潛力的幫抓抓專用機二號!」(興奮)



【TBON】末日分歧主線01 - 臨時本部潛入作戰!(上)

「感謝您的惠顧~」抱著剛出爐的麵包踏出熱鬧的小賣店,難得心情很好的烏天哼著歌往回家的路前進。

今天的麵包大促銷活動真是太棒了,而且值班的員工對末日一視同仁,偷偷塞了許多特製的小餅乾給他。大概是太高興的關係,烏天完全沒注意到暗巷裡有個影子一直在盯著他看,下一秒就毫無防備的被拉了進去。

「唔?」看著滾了一地的麵包的第一個感想是好可惜,接著才意識到自己被人拉進小巷子,但是手早就已經被人緊緊按住,整個人被壓在牆上動彈不得。「誰?」再怎麼用力都只能瞄到斗篷的邊緣,他決定試探性地詢問。

沒有開口,對方直接將手鬆開,烏天警戒的回過身才發現對方竟有兩個人。「請你幫幫我。」其中一名站比較後面的披著斗篷、有著稚嫩男孩嗓音的人突然跪了下來,語氣滿是懇求。

「先綁票後請求?」有點奇怪的邏輯,不過對方應該沒有威脅性,烏天心想。「你沒有拒絕的權利,」女性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是剛才壓著自己的人,手上還拿著應該在身上的錢包。「什麼時候……」翻著自己的背包,他確定對方手上那個真的是自己的錢包。

烏天嘆了口氣,停下翻找包包的舉動,「你們想做什麼?」似乎是覺得烏天已經妥協,男孩向女性使了眼色,接著錢包呈拋物線狀的飛了過來,「我們要你去潛入騎士團的臨時本部。」女性冷冷的開口,不等烏天有開口的機會馬上接了下去:「今天晚上的時候,到這裡來。」

「為什麼是我?」完全不能理解對方的意圖,他提出疑問。「之後你會懂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去買新麵包的男孩走了過來,將暖呼呼的麵包遞給烏天,「對吧?」轉頭對女性露出大大的微笑,男孩的無惡意讓對方也有些難以招架的撇過頭。

「那麼,晚上見。」

對烏天行禮,男孩拉著女性從巷子的另一端離去。




==========================



無月之夜,漆黑地如墨染一般。

披著上次特雷西給的披肩,烏天悄聲離開家中,來到和兩人約定的巷子旁。

「唷、準時的烏鴉少年。」男孩爽朗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接著他從巷內走出,站在後方的女性眼睛則閃著貓一樣的精光。「那麼,麻煩你去裡面找這個,」男孩攤開手上拿著的圖紙,上面繪有精製的獸牙項鍊圖形和裝著小紙條的罐子。「雖然是才剛成立的臨時本部,不過人手應該不少,進去時要小心。」

跟著兩人到本部後的暗處,男孩揮揮手輕聲說:「祝你好運。」然後跟著少女一起沒入影子中,留下負責潛入的烏天一個人。小心翼翼地飛上窗戶,輕輕推了推確認沒鎖死,他一個閃身鑽入建築物內。

週遭安靜地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烏天繃緊神經在裡面仔細搜索,沒多久就發現如圖紙上所描繪的獸牙項鍊和瓶子,迅速將兩項東西塞入包包內,起身準備離開,「誰在那裡!」後方無預警地出現人聲,提著手提燈的守衛大聲呼喊,接著越來越多的腳步聲往這邊靠了過來。「糟糕。」用披風將自己包的更嚴密些,烏天快速衝過隻身一人的守衛,在其他人趕過來之前衝了出去,但因為對路不熟而困在本部內,只好隨意找了間房間衝了進去,所幸房內沒有任何人。

環顧房間週遭,堆滿了不少雜物,應該是作為倉庫使用的吧?看著滿倉庫的物品,烏天拭去額上的汗珠。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續-

【TBON】共通主線01 - 長者之聲

從何而來,願至何處。




樹與樹之間緊密交合,像是不肯讓他出去一般,僅能在純粹無盡的綠中打轉。已經在這個地方耽誤很長一段時間了,沒有任何蟲鳴鳥叫,能聽見的只有自己走路時發出的聲響以及自己的心音。他現在身處的,便是如此異常的綠之森。


這裡是哪裡?


有著黑色翅膀的男孩不下一次的問著自己。記得剛才並沒有看到類似森林的地方,一個恍神就已經在裡面了,無論如何都走不出去。表面上看起來很冷靜,心裡其實相當慌亂,途中也已經吃掉藥罐裡不少的藥,再不出去會非常麻煩的。

「從何而來,又為何事前進?」突然出現在背後的沙啞聲音將男孩嚇了一大跳,他迅速轉身,看見的是披著黑色袍子、手持煙斗的老者。「有路可走哟,別踏錯路哟。」不常聽見的奇異曲調自老者口中傳出。


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有些警戒的退了退,「你是誰?」稚嫩的嗓音從男孩的口裡發出,背後的翅膀微微張開,以備在任何危急時利用飛行逃離面前這個奇怪的人。老者輕笑,用煙斗指了指上方,男孩順著煙斗的方向往上看,映入眼中的是整片的綠。


空中也沒辦法嗎……


面前的男孩還真是有趣呢,老者提起手上的紅色大絨布袋,對著男孩的方向勾了勾煙斗,「孩子,將手放進去吧。」將袋子的封口拉開些,等著男孩伸手進去。「放心,不會害你的。」


可以相信嗎……?


迷茫地看著袋子,思考了好一段時間,男孩終於把手探進袋內,「好像有、什麼--」抽出的手上停了隻顏色奇異的瓢蟲,還在不斷地往上爬動,下一秒展翅飛到男孩頭上,幻化成羽翼形狀的髮夾。

「運氣真不錯吶,看來肯定有什麼眷顧著你呢。」老者笑著,舉起煙斗指著前方的岔路,「走左邊的路,你會遇到你需要的,」長者注意到男孩疑惑的盯著自己瞧,「想問我是人類還是末日?等你回到這裡,我再告訴你吧。」男孩還沒邁出步伐,整個森林的景色卻開始快速後退,彷若正在移動一樣。

「如果你認為這還是最重要的事的話--」感覺意識朦朧,奇異老人的聲音被拉的很遠,男孩無法控制地閉上有些沉重的眼皮。

回過神來,身旁已經沒有高的嚇人的巨木,以及包覆整個世界的綠。


……出來了?


晃了晃腦袋,剛才是在作夢嗎?想起剛才的瓢蟲,男孩伸手往頭上摸去,傳回來的是冰涼的金屬質感,他將髮飾拿下來端詳,簡單的翅膀形狀讓他有些喜歡。

帶著淺淺的微笑別上髮飾,有著黑色翅膀的男孩再度踏上旅途。




從何而來,願至何處。

【TBON】破碎的真相

烏天如同往常來到酒館,想找些工作賺點錢,即使已經有了新的家,他還是認為應該自己賺錢購買需要的東西。結果就這樣待到了晚上,還是沒有找到能夠勝任的工作。

「還是先回去一趟吧。」抱著先回家的想法離開酒館,才踏出第一步就被不遠處的嘈雜聲給吸引。

「媽的,又槓!」

只見憤怒的男子一邊將酒瓶砸碎,嘴裡還拼命爆粗口,整個寧靜的夜晚都被如此粗暴的扯碎。

接著男子突然一個轉頭,和盯著他看的烏天四目相交。

「死小鬼、看什麼……」爆到一半的粗口就這樣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男子快速逼近烏天,然後猛地伸出手掐著他的下巴像是要將整個臉看清楚一樣。「金眼碧瞳、還有黑色的翅膀……烏天?」濃厚的酒氣噴在烏天臉上,臭的讓他想別過頭,但對方突然喊出他的名字讓他震驚的回看。

「你是……」

「還記得我嗎?爸爸啊,我是爸爸!以前不是都這樣子摸頭的嗎?」男子激動地抱住整個被嚇呆的烏天並摸摸他的頭,試圖讓烏天想起以前的往事。

大手的撫摸、溫暖的懷抱、還有這熟悉的聲音,確實是在自己6歲時候離開的爸爸。他忍住幾乎要爆發出來的情緒,輕輕的回抱,並開口說出他以前一直想問的事情:「為什麼、當初要離開……?」聲音如此地顫抖。

「我沒想到你媽有那種病啊,再繼續待下去不是很危險嗎?」男子繼續說,「我本來想帶你一起走的,只是那女人拼命護著你,明明維持自我的時間沒多長了。」

爸爸是這樣看待媽媽的嗎……?烏天心裡有些混亂,但還是努力忍了下來。

「吶,好不容易能夠帶你回去了,跟我走吧?」男子伸出手,臉上露出慈祥的微笑,但此舉卻讓烏天感到不寒而栗。他掙脫男子的雙手,後退了好幾步,「你難道沒有愛過媽媽嗎?」說出口的聲音幾乎沙啞。

「當然,那對黑的漂亮的雙翼、彷如墨汁浸染的美麗長髮,鳥型末日在黑市可以賣個好價錢呢,我當然愛啦。」一反剛才溫柔的聲線,像是在說某樣物品一樣的冷漠語氣仍未停止,「如果能再生個漂亮的小鬼,好好調教好,這樣根本賺翻了啊。」

「吶,我啊,現在正缺錢呢,」男子嘴角浮現笑意,帶著不詳的氣息步步逼近烏天。「所以就乖乖跟我回去吧,我會找個不錯的買家的。」語畢,男子快速貼近,將手上握著的東西結實的壓在烏天的腹部。

烏天只覺身體一重,渾身無力地倒向對方懷中,「混血真是幫大忙了,用這個不會直接死掉呢。」男子哈哈大笑,將手中握著的刺兒草收起,扛起烏天準備離去。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所以爸爸一開始接近媽媽根本就只是為了錢嗎?媽媽最後一次維持著自我的時候也總是掛心著爸爸,自己也花了十年的時間試圖能再見到他……這一切,只是場騙局嗎?

強烈且狂暴的意識驅使烏天動起身,幾乎失去理性的烏天利爪狂揮,將男子的頸動脈硬生生撕裂,也在對方身上畫下了多處深可見骨的傷口。在身上濺滿鮮血的同時,眼淚也在不停的掉。

將氣絕的男子隨意的扔下,他張開雙翅直飛森林深處。


好痛、真的好痛……胸口的感覺……
懊悔、悲傷、亦或是絕望?已經搞不清楚了……再也……


=========




「唉,找到啦,躲的也真夠深啊~」有些輕浮的聲音在深夜的森林中響起,聲音的主人有著一頭雜亂的紅色鳥巢頭、後面還綁著長長的辮子,身高趨近175,看起來精壯的青年。

看著面前倒地不起、幾乎全身沾滿鮮血的黑髮男孩,青年深深嘆了口氣,撿起男孩身旁的藥罐子,「笨小孩,把這個當作救贖嗎?」盯著罐子內僅剩的幾顆藥丸,青年無奈地搖頭,「雖然有抑制病情還有些微鎮定劑的效果,但吃多了效果也不會倍增啊,只會讓你早點死掉而已。」背起男孩,青年邊走邊碎碎念,「啊~啊~超麻煩的啦,我幹麻答應他老媽這種事情啊~」




=========


意識朦朧,像是不斷的沉入水中一樣,身體重的不想動,


「喂、醒來啊笨蛋。」

「還在睡什麼?你家熊先生在等你回家啊!」



……誰的聲音?


「欸你也跟著喊啦,說不定他會突然醒來喔~」

「……天。」

「大聲點啦!」

「烏……天……」

「烏天……」



啊啊,這個聲音,有些熟悉的、溫暖的……
卻又不願想起,好想就這樣沉下去,什麼都不要理就好了……


「欸你要跑去哪、呼喚他還要靠你耶~慢著,那條魚是怎麼回事啊?」

「烏天……魚……喜歡……」

「這樣最好是行得通啦~吼唷~~~」



這個味道是……魚?
那麼那個聲音是、庫魯……?
……我如果就這樣沉下去,他是不是也會很難過?
那我不能在這邊……必須回去……
無論如何……都必須回去……


=========



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那張令人印象深刻、凶惡的臉,和平常不同的是上面掛滿了滿滿的憂心。

「醒來……好……」

那完全沒變的笨拙的說話方式,大而溫暖的手輕輕撫上烏天的頭。簡單的言語、簡單的肢體語言,卻將一直以來平靜的心掀起了波瀾,那麼溫柔、祥和、且真心地……

烏天虛弱的抱住那大大的手,第一次哭了出來,哭的如此悲傷、痛苦,像要宣洩多年來一直壓抑的情緒。「我遇到我真正的爸爸……我一直以為他出去工作就不見了……可是都是騙人的……」哭的稀哩嘩啦、連言語也變的破碎不堪,「所以我殺死他……我沒有爸爸了……真的沒有爸爸了……」

沒有任何責備,庫魯僅僅是抬起另一隻手,輕揉烏天的頭髮,接著指著自己,「爸……庫魯……」接著用手輕輕擦拭烏天的淚水,就像真正的父親一樣。對方沒有回應,但他發現烏天抱著的力道又增強了,完全不肯放開,最初的爆哭也逐漸變成低泣。

「好啦好啦打擾你們父子時光~」在旁邊站很久的青年終於找到說話的機會,馬上跳出來參一腳,「那個啊,爸爸先生,首先是關於小鬼的事情。」他從口袋拿出烏天總是帶在身邊的藥瓶,「這個藥一個月只能吃一次,結果他把這個當成零食在吃啊,要好好看好捏~當然沒什麼情緒的真正原因也不是因為藥,而是這邊的病喔。」青年拍拍自己的胸口,好讓庫魯能夠明白,而後者也點點頭表示已經理解。

「好啦就這樣~那我就先走啦~」青年沒留下名字,瀟灑的轉身離去,一下子就不見人影,獨留烏天和庫魯安靜的待在屋裡。

「結果……他到底是誰啊……」

被留下的兩人互看,最後一致得出的結論。
什麼是銀銀

黑銀

Author:黑銀
企劃雜BLOG

吐槽第一線
熱心的反駁團隊
分類速查
幾位訓練師來過
黑銀分噗
請務必輸入銀銀
銀銀的夥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