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HM】好友清單 (8/5凌晨)

※以下圖片BY.又見(?)


【傘電蜥】雷子行

[ 初次相識 / 噗浪 ]
「耳朵打開的時候很有趣、好像很在意自己的爺爺。」





【利歐路】黑曜

[ 初次相識 / 噗浪 ]
「有個可以幫我綁頭毛(?)的朋友真是太棒啦!」





【利歐路】海瑟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眼睛的傷口讓人有點在意、希望可以趕快好起來。」





【卡蒂狗】夏海

[ 初次相識 / 噗浪 ]
「感覺軟綿綿的,超可愛的啊啊啊啊!」(吶喊)





【泳氣鼬】古洛川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第一次看到溺水的泳氣鼬、練習走路的樣子很好玩。」





【月石】黑曜石

[ 初次相識 / 噗浪 ]
「一定要阻止他想用念力把我丟上天的野心,必須快點進化!」
「不過仔細看的話眼睛蠻漂亮的。」(偷偷說)





【由基拉】洛克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真不愧是協調訓練師啊、連應該要搔哪邊很舒服都知道呢。」
「可惜他好像不太好意思亂摸、來研究看看要怎麼引誘他來幫我抓抓好了。」





【伊布】珞櫻

[ 初次相識 / 噗浪 ]
「懂得事情很多,超厲害的感覺!」





【勾魂眼】默啞

[ 初次相識 / 噗浪 ]
「跟名字一樣話很少的人、不過感覺超酷的!」





【傲骨燕】伊斯特

[ 初次相識 / 噗浪 ]
「第一次看到傲骨燕在地上跑感覺很新奇、不過聽說是不敢飛的樣子。」
「找機會把他弄到天上看看會發生甚麼事情好了。」(愉悅的樣子)





【鬼斯】優

[ 初次相識 / 噗浪 ]
「快被吹走的時候會變得跟上圖一樣,超好笑。」
「以後學些甚麼強勁到帶有風壓的技能來吹他看看一定很好玩。」(瘋狂搖尾巴)





【小火龍】紅葉

[ 初次相識 / 噗浪 ]
「超有潛力的幫抓抓專用機二號!」(興奮)



【TBON】末日分歧主線01 - 臨時本部潛入作戰!(上)

「感謝您的惠顧~」抱著剛出爐的麵包踏出熱鬧的小賣店,難得心情很好的烏天哼著歌往回家的路前進。

今天的麵包大促銷活動真是太棒了,而且值班的員工對末日一視同仁,偷偷塞了許多特製的小餅乾給他。大概是太高興的關係,烏天完全沒注意到暗巷裡有個影子一直在盯著他看,下一秒就毫無防備的被拉了進去。

「唔?」看著滾了一地的麵包的第一個感想是好可惜,接著才意識到自己被人拉進小巷子,但是手早就已經被人緊緊按住,整個人被壓在牆上動彈不得。「誰?」再怎麼用力都只能瞄到斗篷的邊緣,他決定試探性地詢問。

沒有開口,對方直接將手鬆開,烏天警戒的回過身才發現對方竟有兩個人。「請你幫幫我。」其中一名站比較後面的披著斗篷、有著稚嫩男孩嗓音的人突然跪了下來,語氣滿是懇求。

「先綁票後請求?」有點奇怪的邏輯,不過對方應該沒有威脅性,烏天心想。「你沒有拒絕的權利,」女性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是剛才壓著自己的人,手上還拿著應該在身上的錢包。「什麼時候……」翻著自己的背包,他確定對方手上那個真的是自己的錢包。

烏天嘆了口氣,停下翻找包包的舉動,「你們想做什麼?」似乎是覺得烏天已經妥協,男孩向女性使了眼色,接著錢包呈拋物線狀的飛了過來,「我們要你去潛入騎士團的臨時本部。」女性冷冷的開口,不等烏天有開口的機會馬上接了下去:「今天晚上的時候,到這裡來。」

「為什麼是我?」完全不能理解對方的意圖,他提出疑問。「之後你會懂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去買新麵包的男孩走了過來,將暖呼呼的麵包遞給烏天,「對吧?」轉頭對女性露出大大的微笑,男孩的無惡意讓對方也有些難以招架的撇過頭。

「那麼,晚上見。」

對烏天行禮,男孩拉著女性從巷子的另一端離去。




==========================



無月之夜,漆黑地如墨染一般。

披著上次特雷西給的披肩,烏天悄聲離開家中,來到和兩人約定的巷子旁。

「唷、準時的烏鴉少年。」男孩爽朗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接著他從巷內走出,站在後方的女性眼睛則閃著貓一樣的精光。「那麼,麻煩你去裡面找這個,」男孩攤開手上拿著的圖紙,上面繪有精製的獸牙項鍊圖形和裝著小紙條的罐子。「雖然是才剛成立的臨時本部,不過人手應該不少,進去時要小心。」

跟著兩人到本部後的暗處,男孩揮揮手輕聲說:「祝你好運。」然後跟著少女一起沒入影子中,留下負責潛入的烏天一個人。小心翼翼地飛上窗戶,輕輕推了推確認沒鎖死,他一個閃身鑽入建築物內。

週遭安靜地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烏天繃緊神經在裡面仔細搜索,沒多久就發現如圖紙上所描繪的獸牙項鍊和瓶子,迅速將兩項東西塞入包包內,起身準備離開,「誰在那裡!」後方無預警地出現人聲,提著手提燈的守衛大聲呼喊,接著越來越多的腳步聲往這邊靠了過來。「糟糕。」用披風將自己包的更嚴密些,烏天快速衝過隻身一人的守衛,在其他人趕過來之前衝了出去,但因為對路不熟而困在本部內,只好隨意找了間房間衝了進去,所幸房內沒有任何人。

環顧房間週遭,堆滿了不少雜物,應該是作為倉庫使用的吧?看著滿倉庫的物品,烏天拭去額上的汗珠。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續-

【TBON】共通主線01 - 長者之聲

從何而來,願至何處。




樹與樹之間緊密交合,像是不肯讓他出去一般,僅能在純粹無盡的綠中打轉。已經在這個地方耽誤很長一段時間了,沒有任何蟲鳴鳥叫,能聽見的只有自己走路時發出的聲響以及自己的心音。他現在身處的,便是如此異常的綠之森。


這裡是哪裡?


有著黑色翅膀的男孩不下一次的問著自己。記得剛才並沒有看到類似森林的地方,一個恍神就已經在裡面了,無論如何都走不出去。表面上看起來很冷靜,心裡其實相當慌亂,途中也已經吃掉藥罐裡不少的藥,再不出去會非常麻煩的。

「從何而來,又為何事前進?」突然出現在背後的沙啞聲音將男孩嚇了一大跳,他迅速轉身,看見的是披著黑色袍子、手持煙斗的老者。「有路可走哟,別踏錯路哟。」不常聽見的奇異曲調自老者口中傳出。


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有些警戒的退了退,「你是誰?」稚嫩的嗓音從男孩的口裡發出,背後的翅膀微微張開,以備在任何危急時利用飛行逃離面前這個奇怪的人。老者輕笑,用煙斗指了指上方,男孩順著煙斗的方向往上看,映入眼中的是整片的綠。


空中也沒辦法嗎……


面前的男孩還真是有趣呢,老者提起手上的紅色大絨布袋,對著男孩的方向勾了勾煙斗,「孩子,將手放進去吧。」將袋子的封口拉開些,等著男孩伸手進去。「放心,不會害你的。」


可以相信嗎……?


迷茫地看著袋子,思考了好一段時間,男孩終於把手探進袋內,「好像有、什麼--」抽出的手上停了隻顏色奇異的瓢蟲,還在不斷地往上爬動,下一秒展翅飛到男孩頭上,幻化成羽翼形狀的髮夾。

「運氣真不錯吶,看來肯定有什麼眷顧著你呢。」老者笑著,舉起煙斗指著前方的岔路,「走左邊的路,你會遇到你需要的,」長者注意到男孩疑惑的盯著自己瞧,「想問我是人類還是末日?等你回到這裡,我再告訴你吧。」男孩還沒邁出步伐,整個森林的景色卻開始快速後退,彷若正在移動一樣。

「如果你認為這還是最重要的事的話--」感覺意識朦朧,奇異老人的聲音被拉的很遠,男孩無法控制地閉上有些沉重的眼皮。

回過神來,身旁已經沒有高的嚇人的巨木,以及包覆整個世界的綠。


……出來了?


晃了晃腦袋,剛才是在作夢嗎?想起剛才的瓢蟲,男孩伸手往頭上摸去,傳回來的是冰涼的金屬質感,他將髮飾拿下來端詳,簡單的翅膀形狀讓他有些喜歡。

帶著淺淺的微笑別上髮飾,有著黑色翅膀的男孩再度踏上旅途。




從何而來,願至何處。

【TBON】破碎的真相

烏天如同往常來到酒館,想找些工作賺點錢,即使已經有了新的家,他還是認為應該自己賺錢購買需要的東西。結果就這樣待到了晚上,還是沒有找到能夠勝任的工作。

「還是先回去一趟吧。」抱著先回家的想法離開酒館,才踏出第一步就被不遠處的嘈雜聲給吸引。

「媽的,又槓!」

只見憤怒的男子一邊將酒瓶砸碎,嘴裡還拼命爆粗口,整個寧靜的夜晚都被如此粗暴的扯碎。

接著男子突然一個轉頭,和盯著他看的烏天四目相交。

「死小鬼、看什麼……」爆到一半的粗口就這樣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男子快速逼近烏天,然後猛地伸出手掐著他的下巴像是要將整個臉看清楚一樣。「金眼碧瞳、還有黑色的翅膀……烏天?」濃厚的酒氣噴在烏天臉上,臭的讓他想別過頭,但對方突然喊出他的名字讓他震驚的回看。

「你是……」

「還記得我嗎?爸爸啊,我是爸爸!以前不是都這樣子摸頭的嗎?」男子激動地抱住整個被嚇呆的烏天並摸摸他的頭,試圖讓烏天想起以前的往事。

大手的撫摸、溫暖的懷抱、還有這熟悉的聲音,確實是在自己6歲時候離開的爸爸。他忍住幾乎要爆發出來的情緒,輕輕的回抱,並開口說出他以前一直想問的事情:「為什麼、當初要離開……?」聲音如此地顫抖。

「我沒想到你媽有那種病啊,再繼續待下去不是很危險嗎?」男子繼續說,「我本來想帶你一起走的,只是那女人拼命護著你,明明維持自我的時間沒多長了。」

爸爸是這樣看待媽媽的嗎……?烏天心裡有些混亂,但還是努力忍了下來。

「吶,好不容易能夠帶你回去了,跟我走吧?」男子伸出手,臉上露出慈祥的微笑,但此舉卻讓烏天感到不寒而栗。他掙脫男子的雙手,後退了好幾步,「你難道沒有愛過媽媽嗎?」說出口的聲音幾乎沙啞。

「當然,那對黑的漂亮的雙翼、彷如墨汁浸染的美麗長髮,鳥型末日在黑市可以賣個好價錢呢,我當然愛啦。」一反剛才溫柔的聲線,像是在說某樣物品一樣的冷漠語氣仍未停止,「如果能再生個漂亮的小鬼,好好調教好,這樣根本賺翻了啊。」

「吶,我啊,現在正缺錢呢,」男子嘴角浮現笑意,帶著不詳的氣息步步逼近烏天。「所以就乖乖跟我回去吧,我會找個不錯的買家的。」語畢,男子快速貼近,將手上握著的東西結實的壓在烏天的腹部。

烏天只覺身體一重,渾身無力地倒向對方懷中,「混血真是幫大忙了,用這個不會直接死掉呢。」男子哈哈大笑,將手中握著的刺兒草收起,扛起烏天準備離去。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所以爸爸一開始接近媽媽根本就只是為了錢嗎?媽媽最後一次維持著自我的時候也總是掛心著爸爸,自己也花了十年的時間試圖能再見到他……這一切,只是場騙局嗎?

強烈且狂暴的意識驅使烏天動起身,幾乎失去理性的烏天利爪狂揮,將男子的頸動脈硬生生撕裂,也在對方身上畫下了多處深可見骨的傷口。在身上濺滿鮮血的同時,眼淚也在不停的掉。

將氣絕的男子隨意的扔下,他張開雙翅直飛森林深處。


好痛、真的好痛……胸口的感覺……
懊悔、悲傷、亦或是絕望?已經搞不清楚了……再也……


=========




「唉,找到啦,躲的也真夠深啊~」有些輕浮的聲音在深夜的森林中響起,聲音的主人有著一頭雜亂的紅色鳥巢頭、後面還綁著長長的辮子,身高趨近175,看起來精壯的青年。

看著面前倒地不起、幾乎全身沾滿鮮血的黑髮男孩,青年深深嘆了口氣,撿起男孩身旁的藥罐子,「笨小孩,把這個當作救贖嗎?」盯著罐子內僅剩的幾顆藥丸,青年無奈地搖頭,「雖然有抑制病情還有些微鎮定劑的效果,但吃多了效果也不會倍增啊,只會讓你早點死掉而已。」背起男孩,青年邊走邊碎碎念,「啊~啊~超麻煩的啦,我幹麻答應他老媽這種事情啊~」




=========


意識朦朧,像是不斷的沉入水中一樣,身體重的不想動,


「喂、醒來啊笨蛋。」

「還在睡什麼?你家熊先生在等你回家啊!」



……誰的聲音?


「欸你也跟著喊啦,說不定他會突然醒來喔~」

「……天。」

「大聲點啦!」

「烏……天……」

「烏天……」



啊啊,這個聲音,有些熟悉的、溫暖的……
卻又不願想起,好想就這樣沉下去,什麼都不要理就好了……


「欸你要跑去哪、呼喚他還要靠你耶~慢著,那條魚是怎麼回事啊?」

「烏天……魚……喜歡……」

「這樣最好是行得通啦~吼唷~~~」



這個味道是……魚?
那麼那個聲音是、庫魯……?
……我如果就這樣沉下去,他是不是也會很難過?
那我不能在這邊……必須回去……
無論如何……都必須回去……


=========



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那張令人印象深刻、凶惡的臉,和平常不同的是上面掛滿了滿滿的憂心。

「醒來……好……」

那完全沒變的笨拙的說話方式,大而溫暖的手輕輕撫上烏天的頭。簡單的言語、簡單的肢體語言,卻將一直以來平靜的心掀起了波瀾,那麼溫柔、祥和、且真心地……

烏天虛弱的抱住那大大的手,第一次哭了出來,哭的如此悲傷、痛苦,像要宣洩多年來一直壓抑的情緒。「我遇到我真正的爸爸……我一直以為他出去工作就不見了……可是都是騙人的……」哭的稀哩嘩啦、連言語也變的破碎不堪,「所以我殺死他……我沒有爸爸了……真的沒有爸爸了……」

沒有任何責備,庫魯僅僅是抬起另一隻手,輕揉烏天的頭髮,接著指著自己,「爸……庫魯……」接著用手輕輕擦拭烏天的淚水,就像真正的父親一樣。對方沒有回應,但他發現烏天抱著的力道又增強了,完全不肯放開,最初的爆哭也逐漸變成低泣。

「好啦好啦打擾你們父子時光~」在旁邊站很久的青年終於找到說話的機會,馬上跳出來參一腳,「那個啊,爸爸先生,首先是關於小鬼的事情。」他從口袋拿出烏天總是帶在身邊的藥瓶,「這個藥一個月只能吃一次,結果他把這個當成零食在吃啊,要好好看好捏~當然沒什麼情緒的真正原因也不是因為藥,而是這邊的病喔。」青年拍拍自己的胸口,好讓庫魯能夠明白,而後者也點點頭表示已經理解。

「好啦就這樣~那我就先走啦~」青年沒留下名字,瀟灑的轉身離去,一下子就不見人影,獨留烏天和庫魯安靜的待在屋裡。

「結果……他到底是誰啊……」

被留下的兩人互看,最後一致得出的結論。

【TBON】崩落

「這是今天的工錢,拿了趕快走吧。」

如其他人一般,這次的雇主帶著不是很友善的語氣將一小袋裝著銅板的袋子放在他手上,「嘖,要不是人手不夠,才不會顧這種……」刻意壓低音量的碎碎念在門關上後,隨即中斷。

不管是人類還是末日,知道他是個混血之後態度都會變成這個模樣,種族的敵對意識不會因為他的存在變得減緩。而他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兩個對立的異種族所孕育出的結晶。

不要怨,不要恨,是世界將我們隔絕。

那時的母親,甚至連人類的模樣都看不出來。在他的眼中映出的是,身上插滿了各類武器、傷痕累累的黑色巨鳥,連能夠輕撫他臉頰的手也變得無法再做出這個動作,僅僅是無力的倒在他身邊,流著鮮紅色的淚,不斷重複地低喃這句話,直至嚥下最後一口氣。

母親的遺言是否達成了效果呢?他不敢肯定,但至少他對於任何一邊都沒有特別的情感,不管是喜愛或是厭惡。說不定還是有些成效吧。

輕巧地將手上的袋子收進包包,他決定先去採購藥水必要的材料。



來到藥材店,他快速用眼神掃過藥櫃上的東西,馬上就找到目標藥材。

「我要這個,結帳。」

他拿著內裝透明液體的小玻璃瓶在對方面前晃,試圖引起頻頻打哈欠的店主注意力。

「刺兒草汁嗎……一共是……」含糊的唸著金額,隨意的算了算被交付到手上的零錢,確認無誤後揮手示意他離開,接著就直接開始打起盹了。

搖搖頭,對於店主為什麼會那麼睏沒有多少興趣,烏天決定直接離開。

回到了這幾天以來作為暫時居所的老樹旁,將剛剛弄到手的瓶子還有原本就帶著的其他材料通通拿出來,開始了每個月固定的製藥工作。

幾小時後,製作完成的金色圓球狀藥丸被置放在另外一個瓶子內。他晃了晃瓶身,從中取出了一個藥丸吞下,然後一臉痛苦的倒下。

好痛、好痛,痛到都快哭出來了,只要努力忍耐過去就不會變成怪物,只要忍耐……




劇痛過後,他虛弱的躺在草皮上,閉著眼睛努力感受身體狀況。

方才吃藥前那遊走爆發邊緣的本性已經穩定的壓下來了,不過痛感比起前次吃藥又更加減輕了,再多吃幾次說不定就會忘記疼痛是什麼了吧。

不要緊的,即使會失去感情和感覺、或是更多的什麼,但這樣就不會去傷害到母親最愛的人類、還有與母親相同的末日了。

已經不要緊了。

心已變得有些陌生,還記得好久好久以前,高興的表現大概是這樣子的,他試著扯動嘴角露出微笑的表情。

呈現出的是,沒有任何感情、虛假的笑。
什麼是銀銀

黑銀

Author:黑銀
企劃雜BLOG

吐槽第一線
熱心的反駁團隊
分類速查
幾位訓練師來過
黑銀分噗
請務必輸入銀銀
銀銀的夥伴們